• www.ynwj.net    设为首页   |   加入收藏
    首页
    新闻中心
    公司新闻
    行业动态
    管理中心
    工程动态
    施工管理
    科技创新
    教育培训
       通知公告
  • · 2018年专业技术职称申…
  • 8-28
  • · 2018年专业技术职称申…
  • 6-11
  • · 云南建投第五建设有限公司…
  • 5-31
  • · 云南建投第五建设有限公司…
  • 5-17
  • · 2018年专业技术职称申…
  • 4-26
  • · 关于对2017年科技进步…
  • 1-24
    搜索
    关键字
    搜索类型
     
    首页 -> 爱生活 -> 飘向北方
      飘向北方
     发布时间:2018-12-7    次数:399 【字号:

      

    我飘向北方,别问我家乡。

    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。父亲于我儿时的教育,我一刻也不能忘。每当我迷惘、惆怅之时,总有句句警训响于耳边,最熟悉的莫过于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”。自小的家训中,父亲对我就分外严格,因我调皮捣蛋,也不少挨揍,不得已父亲总是找我训话,道理自然不可少讲了。

    “俊儿,字写好没有,拿来我看罢”父亲叫唤着正在捏着泥人的我,可我捏的太入神,全然不知父亲叫我,依旧趴在台阶上,手里捏着最爱的大圣。大圣在民间模样为左手附背,右手持棒,介甲而立,束发而齐。反观我手中大圣仅是泥团拼凑,手脚均为竹支,而那最得意的如意金箍棒,更是不知道如何安插上去,索性不安罢了,做了一个空手的大圣。我正捏的入迷,父亲的巴掌便拍在我的头上,虽然很轻,但也有了痛感。

    我受了打,不敢逗留,放了泥人,立马起身,走向了方桌,一路上摸着自己受拍的脑袋,嘟着小嘴,一脸的不情愿,可刚走四五步,父亲便叫道“头发都沾泥了,还不去擦掉,你真是找揍”。说罢,大步走了过来,我刚受了打,更为害怕,只往后退,生怕再挨上一巴掌。而我所想之事,仅是臆想罢,父亲走到我身旁,并没有打我,而是半蹲下来,帮我卷起袖角,安排我坐下。随手取下方桌上的毛巾,擦拭起了头上的泥浆,所幸头上泥浆不多,擦拭起来较为容易。

    估摸着一两分钟,父亲说了一句“好了,手就自己擦吧”。我不敢多说话,低头应了一声“嗯”,接下父亲手中的毛巾,自己擦将起来。这时母亲从正门走了进来,一眼便看见低头擦泥的我,隔着院子大声说道“俊儿,你又玩泥了啊,就不怕打针啦”。听到打针,我身体悚了一下,自小怕打针的我,固然是听不得打针二字,而母亲这一逗,倒害我一下子哭了起来。

    母亲见我哭了,连忙走近,边擦拭着我的眼泪,边安慰道“不哭了,妈逗你的啦,怎会去打针呢,没生病就不用打针啊”。听到不用打针,我的哭声也小了许多,母亲一手勾着袖角,帮我擦着眼泪,一手伸进衣兜抓出几颗奶糖,放于方桌上。随后剥了一颗,轻轻放于我的嘴里,拍拍我的小脑袋说道“不哭了,我们去把手洗了,然后再来写字吧”。

    母亲拉起我,走到盛水石缸旁,舀起一瓢清水,倒于铜盆中,然后叫我寻木凳坐下,她碎走几步,提来水壶,将热水加了进去。她估算着水量,试了试水温,待的十秒左右,水温够了,她拉起我的双手,放于水中,轻轻搓揉了起来,我望着盆中灰黑的泥水,对着母亲傻笑道“妈,水黑了,黑了”。

    母亲听到我的话,不由得笑了起来,接着说道“傻儿子,这是你的手洗下来的泥”。我也嘿嘿的笑了。

    洗过手,我走到方桌前坐下,桌上一本字帖,可我无心练字。父亲在村里是知名的画匠,书法自不会耽搁,可他时而漫写一气,时而笔墨不亲。家里是不缺笔墨的,我有时也自沾自乐,父亲见了总是斥训道“下笔要有神,你这猫狗爬出的字,怎么看啊”。那时我还不懂猫狗爬出的字是什么意思,也没有去理会,自以为父亲在说笑,还附和般呵呵的笑。父亲见我无学书法的心,索性就只叫我看书,也教习我锻炼,想有跳绳、踢球、跑步,可谓强于心志,锻于身体。而反观书法,自是弱于兄长去了。

    父亲对我的教诲便是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”。自小就安排了读书,幼时家境贫寒,书自然也是稀少。小时几年除了学堂里的课本,便只是一些老旧书籍了。我每天看得最多的就是课本,只因老师讲过课,大半字词认识,也能解出大致意思,这样读起来也不费劲。而对于哥哥,父亲更是严厉了,教诲也就一句“读书破万卷,下笔犹有神”。哥哥除了看书,还得练字,再加上年长,家务也需扛上一些,可又不好耽误学业。索罢,父亲说道“我们下地干活,你俩做好饭菜,能吃便好”。

    听到这里,我哥俩算为高兴了,做饭这事对于农家孩子,也算较为平常了。这样一来,父母一走,我哥俩便无心学习,肆无忌惮了起来,颇有“老虎不在家,猴子称大王”的风范。他不看书,我也不练字,父母回时,假装读一些,而后也忘却了。浑噩过了几年,父亲也看出我俩间的猫腻,一声轻叹,便不再追究了。

    时间仿佛开了一个玩笑,转眼间大学毕业了。一晚,父亲与我饮酒,半醒半醉间他说道“人活着如果随性,那你活的自在,但作为太浅;如果自律,活出自我,必能稳重,成就大器。”霎时间,酒醒了,而眼前的父亲不再健硕,眼角的皱纹已成褶,征程留给我两兄弟了。

    如今的哥俩,早已奔向各方,各自生活,父亲的敦敦教诲,依旧流在我们的血液里,我不想忘记,也不能忘记,因我曾经忘记过,不想再失去了。

    我飘向北方,就像尘土随着风向飘散,恍恍然然,渴望归乡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:第九直管项目部  子俊斌

      上一篇:赶路人   下一篇:烦恼由心生
    • 相关网站
    • 云南建投

    • 云南五建微信公众号

    • 云南五建网站
    云南建投第五建设有限公司 © 2019   电子邮箱:yunnanwujian@126.com    鸿运彩票官网209monetdr.com版权所有 感谢您的光临!您是第17071181位访问者!     昆明方森科技提供技术支持
    友情链接:大赢家彩票官网  好彩头彩票  全民彩票注册  苹果彩票  鸿运彩票  趣彩彩票  金砖彩票  

    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